字体
间距
字号
背景
配图

高女士在一家合资药厂工作,收入很高,算是白领丽人了。她42岁,长得很丰满,人不算漂亮,但也算得上端庄吧,她是老品在舞厅勾引认识的,算是老品的女朋友。1998年初,因为我已经厌倦第一个情人了,第二个情人还没认识,过去操过的女人又懒得再吃旧饭,所以,就仰仗老品给我介绍女朋友了。一次到KTV玩,老品叫高女士带上一个女伴,我就算和高女士认识了。

高女士带来的是个19岁的姑娘,长的很清纯,这样的女孩,我是断然不敢操的,作为已婚男人,操少女带来的后果我很清楚。于是在包厢里跳舞的时候,我强行玩了会那女孩的乳房后,故意将那她让给了老品,高女士则由我来伺候。开始我们跳的很正规,后来才贴面,下面硬起来我忍不住抱着高女士的屁股,猛顶她隆起的阴部,但始终没有摸她的乳房,只是在她面颊上热烈亲吻。高女士说老品太粗鲁,称赞我是个风情而不失礼貌的男人,还说更喜欢我。这以后,我就和高女士联系了,一起吃过一顿饭,费用还是她开销的,她说我的收入只有她的三分之一,不忍心叫我出钱。这期间,高女士继续和老品保持着联系,据老品说,已经把她操了,但我一点都不在意,老婆是自己的,情人是大家的嘛,让老品操过以后,和她玩起来我反而觉得更刺激。大概在1998年的4月左右,我参加一个会议,筹备会议的刚好是我的一个朋友,我便搞了个特殊,单独开了个房间。高女士比较好玩,晚上和她联系的时候她已经有活动安排了,但最终还是说好在在她活动结束后去接她。晚上11点左右,高女士提前退出活动,我们到一家KTV门口见面,我告诉她要带她到宾馆去,她笑着说去是可以的,但她正来着“好事”(月经),我一听不但没有失望,反而有一些喜悦,我还从来没有操过来月经的女人呢。进入宾馆房间后,我们一起洗了个鸳鸯澡,我注意到,垫在她阴部卫生纸上的经血并不太多,估计月经要完了。因为她来着月经,洗澡的时候虽然与她调情,她也没有拒绝什么,但感觉她不是十分冲动,因而我没有插进去。来到床上,我不紧不慢地和她调情,舌头伸进嘴里和她深吻,由轻到重地捏摸她的乳房,再轻轻爱抚她的大腿内侧……,不一会,她就浪了起来,主动套弄我的大鸡巴,嘴里不停地央求:我要……,你进来嘛……。这晚和她做了三次,她淫水很多,再加上有经血作为润滑,我每次进去可以说是毫不费力的。她是个喜欢性爱的女人,做完后她总是把我的大鸡巴握在掌心,这样才能安然入睡。第二天她一早就去上班了,我起床掀起被子一看,糟糕,洁白的床单上淌着大片的经血,无法,只有让宾馆罚款了,当然,钱自然由办会的朋友出。

我和高女士就只有一夜情,本来和她还可以继续一段时间的,中间有个小插曲把我们的关系中断了。高女士介绍认识的那女孩老打扰我,约我出去玩,其实我何尝不想和她玩啊?不是我不想操她,而是不能操她啊。打扰我时间长了,有些无奈,我就顺口对她说:你们高姐喜欢我,我不能和你好了。本来这是打发那女孩的话,没想到,她竟把这话告诉了高女士,高女士很生气,在电话里责骂我说:我们本来就是随意在一起玩玩的,你怎么把事情都告诉小孩啊?她根本就是藏不住话的,你也不为我想想!从此,我和高女士再也没有了联系。就在我和高女士通完最后一次电话后几分钟,在路上我以外的遇见了和我失去联系多年的白姐。

收藏
点赞
反感
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
Sitemap | Copyright YunSE.APP All Rights Reserved | 联络方式: YunSeAV@Hotmail.com